简中
产业趋势|2024.05.01

搭飞机会有风险吗?

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国人出国旅游人数逐年上升,民国 104-108 年平均年成长为 6.4%,并在民国 108 年达到最高的一千七百万余人次,但在新冠肺炎肆虐之下,民国 110 年萎缩至近 36 万人次;旅游途中也不单只有新冠肺炎的传染需要考虑,根据统计 20%-70%旅客曾于旅途出现健康问题,包括本身潜在的健康问题、意外事故或是急性传染病,其中 1%-5%旅客曾寻求医疗协助,0.01%-0.1%旅客需要急诊治疗,约每 10 万名旅客中,就有 1 位会在旅途中死亡。
                                                                                  
出门旅游能够选择的交通工具很多,包含徒步、机车、巴士、火车、飞机等等,多数人往往因为空难时,飞机上乘客将近全数罹难的刻板印象,以为搭机是最危险的交通工具。交通工具的安全与否,一般以每 10 亿「乘客英里」(passenger miles traveled)的死亡人数为基础进行比较。比如说,一架载有 100人的飞机飞行 500 英里的「乘客英里」数,相当于某人单独驾车 100 次、每次行驶 500英里。但若以里程数为单位去统计,根据「CNN 财经」引述美国2009 2013 年间的统计,最高风险的交通方式为骑乘机车,机车每 10 亿乘客英里的平均死亡人数为 227 人,但飞机每 10 亿乘客英里的平均死亡人数仅为0.06人,两者相差 3783 倍之多。
 
CNN 统计美国旅游交通工具的安全性
 
▲各种旅游方式的相关风险

此刻,搭飞机旅行或出国仍受限于新冠肺炎的病情,造成航空的人次极大幅度的萎缩,以台湾出国人次为例,民国 110 年人次与 108 年相比,仅剩约2%,在疫情初期,多数民众对乘坐飞机旅行的意愿显著下降,30% 的乘客愿意等待至少 6 个月才能考虑飞行,但随着疫情延续,越来越多的人恢复了航空旅行以进行基本活动,根据研究指出若飞机上有新冠肺炎的确诊者,两排距离内的乘客传播飞沫感染的风险约为 6%,而超出此距离的风险约为 2%,此外航程时间长短也影响染疫的机会;现代商用飞机内的空气质量因频繁换气而得到改善,每 2-4 分钟换气一次,大约 60% 的飞机内循环空气是从外部吸入的新鲜空气,而 40% 的空气通过高效率空气微粒子过滤网(HEPA) 过滤并再循环 。

HEPA 能够过滤 99.7% 以上的 0.3 微米大小的颗粒,并已被使用在绝大多数乘客数超过 100 位的客机上。因此,与病毒共存的现在,倘若我们需要搭机,务必配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消毒可能触碰到的范围与物品,如座椅靠背、前方电视、遥控器、扶手和安全带等,去减低受到新冠肺炎的传染。

因为飞航的特殊性,乘客甚至机组员皆偶有突发性的健康问题产生,根据 2019 年澳洲的研究指出,大约 2.7%的班机有机上医疗事件的发生,接近一半的医疗事件会由机上的具医疗专业的乘客与机组员共同处理;2021 年美国急诊医学杂志发表的系统性回顾期刊显示全球机上医疗事件的发生率为每百万乘客有 18.2 件,死亡率为每百万乘客 0.21件;最常见的四种医疗情况或症侯群为晕厥、肠胃道事件、呼吸道与神经系统相关,但在新冠肺炎的影响之下,因呼吸道症状求助的比例可能会升高;若是更严重的医疗情况,甚至要将飞机更改目的地紧急降落寻求医疗协助,医疗事件相关的转降发生率为每十万航班有 11.1 件,转降事件伴随而来的成本可能由一万五千美金至八十九万美金不等的支出,医疗事件是否转降,必须考虑诸多面向,包含放掉多余燃料与抵达新目的地的费时多久、邻近机场的医疗能力、病患的个别因素考虑,都需要机长综合评估诸多因素后做出决定,因此都是严重的医疗情况,心跳停止、产科急症、心脏不适与疑似脑中风为最主要的原因。

迄今为止,搭乘客用飞机仍堪称最为安全的出行方式。据美国麻省理工学院 2012 年的一项全球飞行安全研究,如果一个人每天搭乘一次飞机,他平均需要123,000 年才会赶上一次致命空难。
 
2018 JAMA 发表针对机上医疗事件的回顾性研究分析

作者:联新国际医院全科 罗锦祥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