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新电子报
健康e闻
2019 APR / 30 “我们与恶的距离” 撕下思觉失调者身上的标签 “姐,为什么是我?”当应思聪扭着脸,在醉意中哭着问姐姐应思悦,所有的观众都心碎了。这是台湾公视《我们与恶的距离》令人动容的一幕,林哲熹饰演思觉失调患者应思聪,深刻诠释患者的挣扎与困境,让观众记住他的名字。

透过应思聪,我们看到了思觉失调者的人生,思觉失调是什么?
正性征状:一些我们在一般情况没有、脑部产生病变后才出现的征状,当中包括妄想、幻觉、思想及言语紊乱。
负性征状:一些原本我们都拥有、脑部产生病变后才失去的能力。患者会表现得感情麻木、语言贫乏、无动机及失去社交兴趣等。

思觉失调症可说是一种大脑神经疾病,原因不明,可能跟遗传有关。针对思觉失调症是否因后天因素而发病有诸多讨论,通常认为童年家庭关系不睦、青春期或少年发展时所遭遇的生活压力,也可能促使思觉失调症发病。

多数共识认为,基因和环境都会提升思觉失调症的发病机率,两者通常共同影响。但也有一些病患是在不明原因的情况下发病。
1.遗传因素,有思觉失调症的家族史(尤其是父母亲)
2.家庭关系不睦
3.出生前受到创伤或病毒感染
4.经历过某些引起压力的事件,像是离婚和失业等等
5.药物滥用(大麻或某些迷幻药等等)

如何与“他们」相处?在《我们与恶的距离:创作全见》剧本书中,林哲熹谈到一般人如何与思觉失调患者相处,他坦言:“我觉得很难有标准答案。”他谈到,刚开始他接触病友,也不知道该怎么拿捏,“讲话很小心,怕他们受伤,但我观察那里的社工,与病友们讲话直接,和一般人互动没两样。”

他心想,可以这样吗?但后来发现,这是最好的方式,“每个人可以自行决定和他们想处的距离,但绝对不要怕,因为你一旦害怕,表现出多心,就会竖起一道隔阂,伤害也就因此而生了。”他举自己为例,有位病友想找他聊天,但他那时很累,就如实跟对方说一小时后再聊,对方也欣然接受。

编剧吕莳媛在接受访谈时说,自己写这部戏的初衷,就是想要“撕下卷标”,是“卷标”让我们恐惧,这个恐惧,超过了对“具体的人”可能产生的恐惧。撕下标签,每个人都不应该被社会孤立,而应该被平等包容尊重地对待。看完最后的演职员表,制作团队合影里,有人拉出一条横幅:“没有人是局外人”,这或许是我们与恶的距离留给观众的最佳脚注。

【文章来源:联新国际医疗上海医疗中心/参考:关爱思觉中心、精神健康基金会】
相关连结
关爱思觉中心 http://ipep.hk/tc
精神健康基金会 http://www.brainlohas.org/